北京国安

为了支持709起案件,玄隐被监禁并身患重病。他被阻止出狱接受治疗。

湖北活动家玄隐因在709案件中支持吴干(网上屠夫)和王宇律师被日本判处三年零六个月。去年年底他从监狱获释。

由于身体严重受损,患有高血压、三级(极高风险)等疾病,他想去北京治疗,但被大冶市国家安全部门阻止。

玄隐在美国总统奥巴马2009年访华前申请示威,并积极参与推动政治体制改革、废除劳动教养制度和打击黑监狱的呼吁。

玄隐还积极支持旁观者行动,包括江西新余独立候选人案、山东曲阜薛福顺案、山东淄博孙凤“范迪安案”、赵琳4.29纪念馆、郑州十君子案、苏州老兵范慕根拆血案审判和709起案件。

2015年7月,玄隐因“寻衅滋事”被捕,并在被拘留两年后被判刑。

迄今为止,玄隐被日本镇压,被行政拘留10次,刑事拘留3次,黑监狱至少10次。

在此期间,他遭受虐待,如连续三天无法入睡,遭到殴打和伤害。

他还绝食抗议当局拒绝让律师见他,不让他治病。

最近,玄隐告诉记者,他在去年1月出狱后被诊断为高血压3级(极高风险),身体非常不适。

元宵节那天,他因病住进湖北省医院。六天后,当他的病情仍然不稳定时,医院突然将他赶出医院。

他觉得这次他的病情比2012年在重症监护室接受治疗时更严重。然而,医院异常地要求他出院。玄隐怀疑当局干涉,决定去北京治疗。

玄隐在武汉火车站候车厅被原大冶市宝安镇政法委书记袁启发、公安派出所副所长尹文彬等十几人非法绑架。玄隐被带回宝安镇彩虹酒店,非法限制了他的人身自由,并声称玄隐是湖北省的关键人物。

第二天,大冶市政法委副书记柯光明和大冶市公安局国家安全大队副队长陈敦耀非法扣留了玄隐的手机。

第三天,玄隐遭到袭击,经大冶市第四医院检查,病情严重。他必须立即住院,但被当局阻止了。

当大冶市国家安全大队的陈敦耀和警方带玄隐到公安派出所做笔录时,陈敦耀警告玄隐与王宇的律师和林齐磊的律师(之前曾代理玄隐的案件)混在一起,逮捕他,然后拘留他。在此期间,玄隐绝食4天以示抗议,但公安机关不予理睬。

玄隐被释放的那天,大冶公安局去监狱直接送他回家。尹说他感觉不舒服,想去医院检查。

大冶市医院检查结果显示,玄隐高压260毫希,低压150毫希。医生建议立即转到武汉同济医院治疗。

然而,由于经济困难,他无法再次住院。

玄隐指出,鲍国还扣留了他的身份证和银行卡,经过反复思考仍未解决,给他带来了医疗、旅游和生活方面的巨大麻烦。

玄隐要求当地政府尽快归还他的身份证和银行卡,以便他能尽快去看医生。

他呼吁国际社会揭露小日本危害人类罪、任意拘留、酷刑和滥用公共权力。

他表示:“希望国际社会多多关注彩票几月份是旺季像我这样的草根维权人士的身体状况,给予一定的帮助。他说:“我希望国际社会能在彩票销售旺季更加关注像我这样的草根活动家的身体状况,并给予一些帮助。

发表评论